<rp id="cckku"><kbd id="cckku"><rt id="cckku"></rt></kbd></rp>

  • <rp id="cckku"></rp>

    <th id="cckku"><big id="cckku"><video id="cckku"></video></big></th>
  • <dd id="cckku"><noscript id="cckku"></noscript></dd>
      <tbody id="cckku"></tbody>

    1. <dd id="cckku"><noscript id="cckku"></noscript></dd>

      對話海濤:辱罵和指責換來的是行業的凋零

        2017年4月1日,這個日子全世界都不吐不快。DOTA2解說海濤在這一天略帶輕松的發表了名為《結束了》的一篇文章。

      對話海濤:既是逐日者 亦是采火人

        文章的最后這么寫到:“至于《夢想X計劃》第二季,有不怕賠錢的機構和贊助商可以聯系我,什么IP什么權益我都無所謂的,我養不起了,但我想給這個可憐的孩子找個有錢的爹…

        辛酸之情,溢于言表。對于理想主義者海濤來說,他十多年的心路歷程究竟是如何走下去的?沒有探索野區直搗黃龍夢想的人生,還算是人生嗎?

        于是海濤講了講這部劇,講了講他的理想主義,講了講他的現在和將來。

        理想主義背后的“夢想X計劃”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曾經說過:“我們堅持一件事情,并不是因為這樣做了會有結果,而只是堅信,這么做是對的。”

        做一件事的原始動力如果是因為喜歡,那么大部分不會長久;如果一件事的原始動力是有利益,那這個東西一定會長久下去。這是人類社會的基本法則。

        這部關于DOTA的網劇《夢想X計劃》的誕生無疑被歸到了前者,海濤在采訪中不止一次略帶苦笑的形容了這個游戲現在的困境,他用較為溫和的口吻說道:“現在DOTA的市場和圈子都不夠大,我們喜歡這個游戲,希望在這個游戲的內容方面可以進行一些嘗試。”最終的結果卻是沉重的,海濤長文中用“慘敗”形容了這個本身就不被看好的項目。甚至連他本身都沒敢去考慮這部劇帶有懸念的結局背后的故事可能是什么。遺憾和歡樂沒有出現在海濤構筑的世界里,出現的只有無奈和難過,因為第二季的暫時缺席,這部劇的無奈深深烙在了他的心里。他自己本身已經承認這部劇在商業上的失敗,但如同每一個視產品為孩子的熱愛者一樣,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個更好的歸宿,所以掩面說出了:“什么我都可以不要,只希望這個孩子能有個好爹。”

      對話海濤:既是逐日者 亦是采火人

        大概電競圈從沒有人像他一樣這么渴望自己的產品由別人來接盤吧。

        而這部劇從最終市場評價效果來看則是毀譽參半,豆瓣分超高評論一片歌舞升平的情況下很多玩家也在別的地方對這部片中的一些瑕疵進行了抨擊和吐槽。海濤則對于自己被噴的最多的情懷牌表示了不同的看法。海濤眼里“情懷”而來的高分就是他們在制作這部網劇時真真切切想要表達的東西,而玩家通過這部劇收獲了自己的青春回憶和感動打出的高分正是這部劇所應得的一部分。令人欣喜的是豆瓣上也有許多評論是因為看了這部網劇才對這個游戲有所了解,哪怕一千個觀看的人里有一個人因為這部劇而對DOTA有所了解的話,想必海濤也會因此欣慰一分吧。

        從整個采訪來看,海濤對DOTA抱著樸素的喜愛和真誠,像是那種想要把自己所有知道和想要表達的都一股腦告訴你的戀愛中的男生。而這種品質也是他認為這部網劇最大的特點。海濤試圖告訴觀眾整部劇中所透露出的真誠是整個網劇團隊所能達到的最高水準,并且從這么多年的內容試水上他們非常自信自己就是最懂那批DOTA玩家的人。這份真誠就是海濤為自己的網劇所發表的最強廣告詞。

        不管如何,《夢想X計劃》代表著DOTA玩家的一段回憶,希望更多的玩家也能先看看這部劇究竟如何,再去急切的在微博上發表自己的BO3吧。可以確定的是,海濤和這部劇的幕后團隊,對于中肯的意見和建議的渴求比我們要強烈的多。資本市場理性的判斷來源于玩家的不理性,每一個人對于這部劇的關注,都能讓他走的更遠。

      對話海濤:既是逐日者 亦是采火人

      夸父和普羅米修斯的故事

        理想主義和英雄主義似乎必須要有一些悲劇色彩。

        太多人指責海濤成名后利用所謂的“吸血”掙錢,但極少有人知道海濤過去的故事。所有人看的到他風光無限的時刻,卻不知道他在游戲風云時期住十四個人群租房的辛苦時刻。

      對話海濤:既是逐日者 亦是采火人

        所幸生活也只是消磨了海濤熱愛DOTA的心,并沒有消滅他,在訪談的過程中不禁強烈的感覺到海濤像夸父,也像普羅米修斯。

        說他像夸父,是說他對于DOTA近乎愚蠢的追逐和奉獻,甚至自己已經逐漸淡出主流DOTA圈子的時候,也要“棄其杖,化為鄧林”為后面的人盡力鋪平一些道路。如果說識時務者為俊杰的話,那海濤一定不能算其中之一。

        從最早的解說DOTA,到號召良好風氣的不圖不掛素質游戲,到創立Imbatv之初自費報道Ti,再到接盤DK并易手IG、IGV間接促成了如今的IG雙雄,再到那個叫好不叫座的好漢杯、再到這部《夢想X計劃》,你可以說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商業活動,但你更應該明白這其中的風險和所需要的實力并非所有人均能承擔。

        在我看來,粉絲可以不理智,內容生產者若想追逐最大的利益自然需要調整自己的位置以勝任更多的位置并取得良好的利潤,海濤的許多決定從商業層面無疑是夸父逐日般的愚蠢與悲涼,DOTA像是太陽一樣從市場吸引程度和玩家數量兩個方面起落著,海濤卻在為了族人拼命想要追上他并拯救他,從他身上那么多的故事里,你自然可以因為他的偏執而取笑他,但如果你了解他的付出,也可以為他的付出鼓鼓掌。不過遺憾的是,那個“夸父”海濤已經離我們越來越遠,DOTA2海濤正式回歸Esports海濤。

        在中國常常有這么一種怪現象,因為一個人的過去而忽視他的現在,或者因為一個人的現在去忽略他的過去。在談夢想時挖出種種基本商業規律下的妥協,在談面包時又空談理想和空中樓閣。

      對話海濤:既是逐日者 亦是采火人

        海濤飽受這種折磨,并決定放棄這樣的日子過好自己的生活,這大概也是遂了他和噴子的最原始的愿望了。

        能夠回歸自己的ID“Esports海濤”讓他很開心,也如釋重負。沒有imbatv的光環,沒有DOTA圈KOL的壓力,我們在解說席上越來越少的看到他的身影,在公眾面前越來越少的找到他的位置,直到只能在微博上看他和水友BO3時,才明白他是真的只把自己作為“一個DOTA愛好者”了。海濤沒有絲毫掩飾的說自己目前工作會把很大一部分重心放在王者榮耀和其他的一些游戲上——提到這個海濤還是略微傷感的暗示到自己其實還是更喜歡dota一些,只是傷心的多了也就放下了,好像戀愛的兩個人被流言所擾,甚至有些青春期的感傷味道。

      對話海濤:既是逐日者 亦是采火人

      海濤和創新工場創始人李開復先生

        所以當海濤的那句“我現在對自己的定位僅僅是一個dota愛好者”在我耳邊響起的時候,我想到的反而是一句“不要再對我進行道德綁架了,蠢貨。”

        羅曼羅蘭曾經說過,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看清生活后依然熱愛生活。

        海濤的普羅米修斯之路也是如此,作為推廣DOTA并使其成為那五年最火爆的競技游戲的人,海濤把這把火引向了大眾的視野,然后被大眾中的不理性者綁在了高加索山上承受他們的啄食。

        但海濤還有權利和機會憤怒,他從不吝嗇自己的惡語和噴子正面對剛,甚至在微博上還有類似于“Fight me”的原始決斗般的叫囂。我稱他為“憤怒者海濤”,海濤毫不介意的承認了。但他更深層次的剖析了這一切的內在原因:

        摧毀這個世界的從來不是愚蠢和暴力,而是冷漠和無所謂。

        海濤是這么說自己的:“我覺得很多時候生氣是因為在乎,就是因為我太在乎了,所以我才會憤怒。當我放下了之后我可能就沒那么憤怒了,但那也是因為我根本不在乎這些了,其實我覺得這也是件挺可悲的事情。

        黃宗羲說過這么一句話:大丈夫行事,論是非,不論利害;論順逆,不論成敗;論萬世,不論一生。

        這也正在提醒所有熱愛這個游戲的人一個事實:“你無需去考慮一個人做的事情是否正確,你需要考慮的是他是否在和你一樣熱愛著這個游戲。可以坐下來慢慢談的事情一旦付諸于辱罵和刀槍,那么得到的自然就是整個行業的凋零。

        電競行業的預言家

        一片歌舞升平的世界是可怕的。這也是那句廣為流傳的“若批評不自由則贊美無意義”的最初情景。

        在Ti6中國Wings奪冠之后,全國一片歌舞升平,但海濤卻長文發表了對中國DOTA的隱憂和焦慮。在當時這篇文章被批評和噴子的聲音迅速淹沒,狂熱的粉絲用“Chinese dota best dota”拒絕一切質疑。

      對話海濤:既是逐日者 亦是采火人

        對話DOTA解說海濤:既是逐日者 亦是采火人事實上煞風景和政治不正確這件事海濤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而海濤的預言也很快成為了現實,Ti6之后中國DOTA沉寂了很久,直到DAC才再次登頂。而海濤也對近日的DAC中國軍團的表現一如既往的憂慮:中國DOTA拿到這個冠軍并不能高枕無憂的覺得凌駕于其他戰隊之上,警惕性仍然是不可少的一點。

        不僅如此,海濤對于DOTA2的更大擔心還在于他所處的內容行業。電競內容發展到今天越來越僵化也成為了客觀事實。觀眾的審美情趣提高速度快到媒體難以想象。所以Imbatv也做了《百曉生》、《游戲麥霸》等一系列傳統媒體綜藝轉換來的電競類的內容試水,以期在內容這門生意上做的更大一些。殘酷的是,海濤覺得DOTA2的周邊內容的探索還遠遠不夠,他以時下較火的的王者榮耀舉例,官方已經開始布局相關的網劇,而DOTA2這一傳統且歷史相當久遠的IP目前也只有一部爛尾的《倒不了的塔》。而《夢想X計劃》脫胎于這個背景下也沒能擺脫時代的潮流,慘敗的背后這個問題卻仍然沒能回答,在英雄聯盟有桌游和諸多官方紀錄片,王者榮耀都要誕生網劇的情況下,千千萬萬DOTAER熱愛的游戲除了比賽還能給我們什么呢?

        我們應該慶幸,諸如海濤這樣的內容生產者對前途仍然保持著樂觀。作為互聯網最大的受益者之一,電競這個概念卻沒被互聯網的風潮拖向下半場。“電競大發展需要內容并且迫切的需要內容,這個行業還有相當大的上升潛力。我相信這里還會有非常大的提升。”如果說占有你的時間是今年互聯網的主題的話,海濤和他背后的團隊無疑正在努力的朝這個方向發展著。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海濤在采訪中還是表示:”我本人仍然不會去碰LOL的內容,但是我們公司本身不排斥,這是我個人的選擇。”

        在海濤發長文感慨網劇不易后不久,完美前公關的回應便又在網上掀起了軒然大波。

        而海濤本人也第一次對這位公關所說的一系列命題做出了回應:

        “他們說我們做的網劇沒有價值,如果按照他們這樣的邏輯可能除了“上央視”所有第三方的內容生產都是一種無意義的事情?事實上大部分游戲如今都呼吁各種第三方內容生產的加入,包括時下非常火的狼人殺和王者榮耀的網劇都已經提上了日程。我不理解他們為什么可以毫無顧忌的說出來第三方的內容“沒有意義”。這其實是一種非常典型的施恩心態,這在我們這個圈子也太過于普遍了。許多人常常把共贏的事情看成自己的單方面施舍。比如我們想采訪一些選手或解說時,明顯會感覺到他們會誤解你是要去蹭他的熱度。而這種事情你幾乎不會看到在例如爐石、守望、CS:GO和王者榮耀的圈子的人面前發生。”

        除去自己的孩子自己親的義憤填膺之外,海濤的這番話仍然指出了游戲單打獨斗的困窘境地,兵團作戰是如今互聯網時代的一個重要途徑,游戲亦如此。電競游戲向來都是一個生態,如果周邊產業沒有辦法獲得合理的利潤的話,這個行業也將迅速凋零。就像直播平臺迅速助燃了電競,電競內容的不斷探索應當是有意義的,即使失敗和不完美,卻總需要有人抱著愿景和努力探索出第一步。

        在與完美的一些不快上,誠然有著海濤“護犢子”感慨別人家的孩子含著金鑰匙出生的怏怏不樂,但更多的是他對于整個內容產業先行者缺乏的苦悶和不甘。

      對話海濤:既是逐日者 亦是采火人

      海濤參加《一站到底》

        指紋識別不是蘋果率先發明,卻靠著Iphone5S開創了新的解鎖方式。人類歷史的發展全都歸功在探索兩個字上——從這個意義上講,這一切都是有意義的。但正如海濤所說“有人去做慈善,他雖然是花錢,但是他也能從中得到自己的快樂,他也會很開心;但如果我做一件事情還要被罵,怎么都不開心的話,我想我也不會去做了。”

        采訪至此,倒并不是想要吹噓海濤做的事情多么有意義,更不想定義雙方的對錯。而是我猜想敢于用腳伸進水中去試溫度的第一個人,最起碼是個勇士。我同樣不認同他的許多觀點,但我并不想否定他的許多認知。這個圈子渴望認認真真做事的人,無論他的目的是否單純。做好事,得到應得的報酬;做好事,給他無上的榮譽。二者都是這個新興行業所需要的。

        羅永浩在和羅振宇的長談中談到了理想主義,用了“創造不僅僅是錢的價值”的這個詞語。而內容創業個中的艱難晦澀與變現的困難和焦慮,大概也只有海濤和他的團隊能明白其中的苦楚。最重要的是,我們希望他們可以繼續為我們提供“盈利與價值”并存的內容,前者,是叫時代不能辜負我們;后者,是我們亦不能辜負這個時代。

      深爱激动情网婷婷